当前在线人数12605
首页 - 博客首页 - 小乌鸦的树洞 - 文章阅读 [博客首页] [首页]
时光里的答案(三十三)
作者:littlecrow
发表时间:2022-04-11
更新时间:2022-04-11
浏览:7358次
评论:0篇
地址:68.
::: 栏目 :::
小说

33 说 地

中秋节快到了,我就在节前的那个周末回家跟爸妈提前过节。他们给我买了个大蛋糕,
节日生日一起过了。张鹏刚好打电话来问候我爸妈,他们把他也叫了过来。

张鹏每次来我家都会带好多东西,这次又是大大小小好几包。他今天穿了件白色文化
衫,下着米色休闲裤,新理了头发。看见他刚剃了头我特别高兴,伸手就去摸。我从小就很喜欢
摸他刚剪完的头发,寸把来长的时候头发不软不硬,好像刚修剪过的草坪,扎在手心里痒痒的。
张鹏见我伸出手来,也立刻顺从的低下头来让我摸。

“鹏鹏,你有好些日子没到家里来了,最近忙什么呢?“我爸在一旁打断了我们,他示
意张鹏到沙发上跟他坐一起说话。

“前段时间在接受培训,我要飞新航线,明年可能就会飞国际航线了。” 张鹏说着咧嘴
开心的笑。

“这是不是算升职?” 听到飞国际航线,我兴奋起来。

“是啊,飞国际航线要有一定资历才行,而且会加薪,家属每年也能有两趟免费国际航
班可以享用。”

“哇,太好了,那以后可以带你爸妈出国去玩了,好羡慕啊。” 我替他高兴的同时也满
脸艳羡。

张鹏笑眯眯的看着我,动了动嘴角好像想说什么,但又没说。

过了一会儿我到厨房去盛饭,张鹏也跟过来,压低了声音悄悄的跟我说:“以后也带你
去。”

他说这话时表情神秘兮兮的还掺了一丝腼腆,我只顾着盛饭,漫不经心的问:“我怎么
去啊?我又不是你亲妹妹,不算直系亲属。” 说罢盖上锅盖,递给他一碗饭。

张鹏接过饭,抿着嘴笑笑没有说话。我觉得他大概就是看我羡慕了哄我开心一下。

吃过饭,张鹏从他拿来的大包小包里拣出一个亮闪闪的粉红色袋子给我:“给你的生日
礼物。”

“你每年都记得给我买生日礼物,谢谢啦。” 我喜笑颜开的接过袋子。

袋子里面填满了粉色的包装纸,在包装纸簇拥下的是一只绒毛玩具猪。小猪整个身体都
是淡淡的粉色,身上有一些褐色的小斑点,肚子上围着一条白色小围裙。两只耳朵圆圆的,撅着
的鼻子没有做得很长,显得特别圆润,而且还配了两条上翘的眉毛,脸上表情似笑非笑的很生
动。我觉得与其说是猪,不如说像个可爱的小猪孩。

我对着这小猪看,怎么觉得越看越眼熟呢?啊,对了,它像谭天!谭天皮肤白,脸红的
时候就呈现出这样的粉色。而且他的耳朵也很大,他的眉毛就是像这小猪一样微微上挑的。想到
这里我忍不住笑出来,谭天如果知道我说他像只猪,大概要气的吹胡子瞪眼了。不过他胡子不够
长,吹不起来,所以只能干瞪眼,哈哈。

张鹏见我很喜欢这只猪,觉得自己选对礼物了,甚是开心:“我一看到这猪就觉得很可
爱,你向来喜欢这种毛绒绒的玩具。”

我跟小猪顶了下鼻子,抬头笑着对张鹏说:“你太了解我了,谢谢啊。”

张鹏被我说的不好意思,摸了摸自己的头,憨憨的冲我笑着。

晚上躺在床上,我一直在摆弄这只猪。一会儿把它鼻子按下去,一会儿用它的爪子捂住
眼睛,一会儿又拽拽它的耳朵。我在想如果我拽谭天的耳朵,他会是什么表情?嘻嘻,我决定给
它起个名字叫“说地”,“谭天说地”。它是小版的谭天,说不定谭天小时候就长这样的。

回学校后,我把“说地”放在枕头边,它的围裙上有个小口袋,我就把上次谭天还我军
装时写的字条,放进了这个小口袋,然后把“说地”的四条腿摆成了谭天坐在树上时的造型,越看
越像。我看着“说地”忍不住笑,一会把它贴在脸上,一会把它抱在怀里。

杨豆豆坐在床头看书,瞥了我一眼说:“ 林溪,你抱只猪在那里傻乐什么呢?”

“嘻嘻,它长的可爱啊。” 我盯着“说地” 头也不抬的说。

杨豆豆探头过来仔细瞧了一眼猪,翻了翻眼皮不屑一顾的说:“不知道的人,还以为你
在思春呢,笑得这么傻。”

“胡说八道。” 我心虚的红了脸,赶紧把“说地”放下。过了一会想了想,又用衣服当被
子给它盖好。我在琢磨什么时候能有机会把“说地”拿给谭天看看,不知道他会不会也觉得很像他
自己,嘻嘻。

数学系的老师给我做了摸底考试,同意我去数学系上他们的概率论和数理统计了,经济
系这边也批准了。课程难度一下子提高了一大截,我每天都要花很多时间做数学作业。那天我又
待到自修室关门的时候才走,出了教室刚好看到欧阳飞宇也从隔壁教室里走出来。

欧阳飞宇穿了件黑白条纹体恤,背着一个牛仔大书包。他的个子太高,走路显得有点摇
晃。

“欧阳飞宇。” 我叫住他,“你怎么这么晚才回去?”

他转过脸时神情本有点皱巴巴的疲倦,但是看见是我之后顿时眼睛一亮,满脸生辉,刚
才的疲倦好像全都被一阵风吹走了。

他笑着走到我身边,说:“我白天在忙着找工作,毕业论文只好晚上来写。所以基本每
天都这么晚才回。你功课很多吗?也学到这么晚。”

“嗯,作业特别多。” 我更想听他讲讲找工作的事,问到,“你想找什么方面的工作?”

“我想做外贸,中国现在正是经济高速增长的时候,国外资金大量流入,咱们又是劳动
密集型经济体,占着这人力资本的红利,外贸行业至少可以火个二十年。” 欧阳飞宇信心满满的
说。

“确实是个很有前景的行业,也很能积攒经验。以后你若想自己单干这也是个不错的起
点。” 我跟着兴奋起来。

走回寝室的路上,我跟他讲了从彼得林奇的书里学到的一些投资理念,并且想要开始试
验。欧阳飞宇颇感兴趣,让我得到分析结论了告诉他。

快走到我宿舍楼下的时候,欧阳飞宇装作不经意的问我:“后天中秋节,你有安排
吗?”

“没有,估计还是学习吧。” 我随口回答着。

“要不放松一天,我们找几个人去唱卡拉OK怎么样?” 欧阳飞宇问这话的时候神色有点
紧张,即使在昏暗的路灯下我也能看到他圆圆的眼睛里闪烁着期待的目光,诚惶诚恐的等待着我
的回答。

他诚恳的样子让我狠不下心拒绝,想了想说:“那我回去看看寝室里有没有人想一起去
的?如果她们都不去就算了,唱歌要人多才好玩。”

“好的。” 欧阳飞宇见我没有拒绝,很开心的松了口气,“我把我们寝室的人都叫上,
他们都喜欢唱歌。”

他把我送到宿舍楼下正准备离开,李妍匆匆忙忙的从校外赶回来。李妍今天穿了一身浅
紫色连衣裙,头发用电发棒卷过了,散开着披在肩上。她的皮肤偏黑,穿紫色显得有些老气,可
是她好像很喜欢穿紫色衣服。

李妍正想假装没看见我从我身边擦过,突然她发现了站在我身旁的人是欧阳飞宇,立刻
喜出望外的停下脚步,脸上的表情瞬间从一碗中药变成了一杯甜羹,摆出温柔可人的笑容迎了上
来。

说话的声音也自动切换成了只有对男生才会使用的的娇滴滴腔调:“欧阳师兄,你在这
里啊!我叫李妍,以前有次学院活动我们见过的。”

说着她把我拉过去靠近她:“我跟林溪是一个寝室的好姐妹,上次谢谢你的盒饭啊。我
一直想让林溪找你出来专门感谢你的,她总是很忙没时间,我们这个小妹妹读书太用功了。” 说
完朝我故作亲热的笑笑。

听她说“好姐妹”这几个字时我头皮一阵发麻,心想:这位姐姐啊,你哪有当我是你好
妹妹了?整天横眉冷对我,狠不能掐死我才是真吧?这会儿见了师兄就假意来跟我套近乎。你这
演技真是高超,都可以得奥斯卡奖了。我面无表情的朝她看了一眼,这种“姐妹情深”的戏我可演
不出来。

欧阳飞宇对李妍突如其来的热情有点摸不着头脑,不知所以然的客套说了句:“哦,你
好。我记性不大好,不记得以前见过你了,不好意思啊。”

李妍却一点也没有觉得尴尬,仍旧自来熟的说:“没关系的,一回生二回熟嘛。师兄,
你哪天有空?我请你吃饭以示感谢啊!”

欧阳飞宇越发觉得莫名其妙了,瞅了我一眼应付到:“就一碗盒饭而已,不足挂齿,不
用回请我。”

忽然他又想起什么,改口说:“我刚跟林溪说了,后天中秋节要多叫一些人去唱歌,她
正要回去寝室跟你们说呢,你要有空一起去吧?”

欧阳飞宇不知道李妍的心思,更不知道她对我的态度,以为拉上寝室的一个人去唱歌,
我就无法拒绝了,结果正中了李妍的下怀。她正苦于找不到理由约欧阳飞宇呢,这下得来全不费
功夫。

李妍对欧阳飞宇这主动的邀约喜出望外,眉眼都绽放开来,四白眼也笑得不见了,马上
答到:“好啊,后天我有空的,我最喜欢唱歌了。”

不知就里的欧阳飞宇也很满意,因为这就等于把唱歌的事情彻底敲定下来了。

他跟我们道别时,我想起一件事,叫住他轻声但坚定的说:“唱歌AA制付账,你不要抢
着付钱。”

欧阳飞宇迟疑的看看我,说:“好,AA,我不抢。”

我不想又欠欧阳飞宇的情,又欠他的钱。

欧阳飞宇一离开,李妍就好像不认识我似的,甩开拉着我的胳膊,自顾自转身进了楼。
她哼着小调飘着进了寝室门,我走在她后面。杨豆豆看我俩一起回来,李妍还这么兴高采烈,很
是诧异,挑了挑大眼睛用眼色问我 “怎么回事?” 我索性就把唱歌的事在寝室里宣布了,杨豆豆
冲我使了个“原来如此”的表情。

乘着到洗漱间的机会,杨豆豆拉住我悄悄说:“我说吧,李妍要出手了,你现在制止还
来得及。我看欧阳飞宇人很好,他又挺喜欢你的,你只要稍微回应他一下,他就是你的了,过了
这村可就没那店了。”

我抿了抿嘴,沉默着半天没吭声,我不得不承认我的心情有点复杂。对于欧阳飞宇,我
说不上来是什么感觉。我对他有一些好感,但不是像对谭天那样明明白白的喜欢。然而如果有一
天他彻底从我生活里消失,不再做我的朋友,我也一定会很难过。

假如欧阳飞宇跟李妍在一起,按李妍的脾气肯定不会让他再跟我做朋友的。可是我总不
能为了留住他这个朋友而假意去对他做出回应吧,那样对他不公平。

于是我淡淡的说:“顺其自然吧。”

杨豆豆有点恨铁不成钢,不过她也劝过我好几次了,知道我态度坚决,所以也无可奈
何。

她转过话头说:“王桦约我中秋节去湖边玩,我就不去唱歌了。”

听她这么说我有点意外,因为杨豆豆挺喜欢唱歌的。

“你最近有点重色轻友哦,你现在好像三天两头跟他约会。你们俩确认关系了?你不是
说不想一头扎进去的吗?” 我提醒她到。

“嗯,我心里有数。还没明确呢,他前阵子跟我表白了,我说先互相了解一段时间再
说。现在就是一起出去玩玩,没有其他的。你放心。” 杨豆豆胸有成竹的说。

豆豆说得振振有词,可是我一点也不放心,感情这东西要能收放自如,世间就不会有那
么多烦恼了。尤其是女人,对感情一般都拿得起放不下。不过这条路也只能自己走,谁也帮不了
谁,我自己又好到哪里去了。

提示: 本博文来自于 Prose 版

[上一篇] [下一篇] [发表评论] [写信问候] [收藏] [举报] 
 
暂无评论
 
用户名: 密码:
发表评论
评论:
[返回顶部] [刷新]  [给littlecrow写信]  [小乌鸦的树洞首页] [博客首页] [BBS 未名空间站]
 
Site Map - Contact Us - Terms and Conditions - Privacy Policy

版权所有BBS 未名空间站(mitbbs.com) since 199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