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在线人数15001
首页 - 博客首页 - 劳柯作品 - 文章阅读 [博客首页] [首页]
劳柯| 故事总是从美好开始的 【小说】-第一章
作者:jguojob
发表时间:2021-10-01
更新时间:2021-10-01
浏览:2058次
评论:0篇
地址:73.
::: 栏目 :::

故事总是从美好开始的 【小说】

文/劳柯

灵魂的有无,于生前的我总是模糊的,而于死后的我答案却无比清晰-- 题记

第一章 幸福

“知道东方不败不?”一脸自信的高坎突然问满脸尊敬看着他的章悦。“你这话题转的也太快了一点吧,刚刚还说着买车,怎么一下子就跳到笑傲江湖里去了。”章悦说。“我还是在说买车,不知道东方不败吧? 有一款车被称为东方不败。”高坎看了一下有点迷惑的章悦接着说:“丰田凯莫瑞。”

“真的?那我们就买这一款吧。拿到驾照都快两年了,我还没有开过车呢。”章悦说。“别急,等我讲完。”高坎继续说,“这买二手车还有三大忌讳,第一不能买美国车,看上去崭新的美国车可能有大的毛病;第二不能从印度人手里买车,老印能说会道,可以把一只死蛤蟆说成一头大活牛;这第三尽量不要从自己同胞手里买车,这老中即会杀生又会宰熟……”

“你怎么懂那么多啊?”章悦一脸尊敬地问。“懂得不多怎么能和你好上啊!”高坎说。“真是油嘴滑舌,说着说着就又柺了,不理你啦,跟老印似的。”章悦说着装作生气的样子站了起来。高坎一把拉住她说:“别走啊!不柺了,说说你准备要多少价位的。”

章悦说“我不知道啊,你给我决定吧。” 高坎想了想说:“那我们就买一辆三千块左右的,这样的车作买菜车也不贵,偶尔也可以跑一下长途,如果运气好,没准还可以再开个十年。”“好吧,就听你的,我去网上看看。”章悦说着走到了书桌旁打开了电脑,高坎也偎了过去。

“那我们就看丰田凯莫瑞?”章悦问。“那当然,要不我不是白讲了。”高坎说。章悦输入凯莫瑞寻找。“卖这款车的人还真多。”看着长长的一大串,章悦说。“那当然,这种车好卖啊。第一辆看上去就不错,点进去看看。”高坎说。

那是一辆十年前的车,已经开了十五万迈,车是白色的,从照片上看新得诱人,要价三千。“都跑了那么多,这车还能开吗?”“能,这车都可以跑三十万呢。”高坎说,“把电话号码记下来,这辆车我们要去看看。”

记下电话号码以后,章悦和高坎继续往下看。“这一辆看上去也不错。”高坎指着一辆六年前的车说。章悦就点击了进去,发现也已经跑了十五万,要价也是三千。“这辆车比刚才那里辆新了四年,怎么跑了那么多?”章悦不解地问。

“这说明这辆车跑长途比较多,也就是说跑高速比较多,高速上跑对车的损耗比较小。”高坎说。“这你都知道啊?”章悦说,“要不要去看这辆车?”“要,我看没准我们就会买这辆车。”高坎说。

章悦还要往下看,高坎说:“别看了,这买车就好象找朋友一样,不要以为看多就会找到好的,先给这两个卖主打电话。”“这就行了?”章悦有点不放心地问。“行不行看了车再说。”高坎说着就给第车主打电话。第一个车主听上去象个美国人,高坎约了下午两点,第二个车主有些口音,不过听上去不是印度人,高坎约了下去三点半。

吃过完中饭,章悦激动地说:“下午如果买了车,我也是有车的人了。”好不容易耗到一点半,章悦就催高坎说:“我们去吧,别迟到了。”“没有关系,开到哪里只需要五分钟,我们去那么早干嘛?”高坎说。又过了五分钟,章悦又说:“我们对那个地方的路不熟,万一走错路呢,还是走吧。”高坎无奈地说:“好吧。”

高坎和章悦来到的时候还有十分钟才到两点。高坎把车停下来,看了看停在旁边的一辆白车说:“这辆车看上去很象我们要看的车。”车旁站了一个人,满嘴的大胡子,身上的衣服都是黑黑的污点,看上去是个蓝领。看到高坎他们走下车,那个人就问是不是来看车的。高坎说:“是啊。”然后看看表说:“对不起,我的表慢了,现在还不到两点。”那人就说:“你没有晚,只不过是我来早了。”

章悦和高坎就围着车看,高坎说:“这车看着怎么那么新?”章悦说:“我也觉得纳闷,是不是新喷的漆?”“有可能,我们要小心了。”高坎说。别看这辆车外表新,当高坎打开车门的时候才发现里面坐椅都破得一糊涂。看到这些章悦心里就一百个不喜欢。

高坎对那人说:“这座位怎么这么破啊?”那人说:“你如果嫌破,我们可以给你们换成新的,我哥是修车的。”“什么?你哥是修车的?”那人点点头。高坎对这辆车的兴趣度差一点就降到零。他想起来原来他买车的时候有人告诉他一些修车的从报废点把车低价买出来,然后修一下再高价买出。‘今天是不是遇见这样的人啦。’高坎想着,又看了一下那个大胡子,觉得这个人一点都不可信。

等他试完了车,章悦问:“你感觉怎么样?”高坎说:“车开起来还可以,不过我只是觉得这个人不那么可信,我刚才在车上问他为什么要卖这辆车,他说这是他哥哥送给他的,他用不着,他哥哥可是修车的,我觉得这辆车的来路不明。”“那我们怎么办啊?”“先去看看第二辆车再说吧。”

第二辆车的车主是个高大的斯拉夫人,还没有等高坎问他话,他就自我介绍说:“我来自苏联的一个加盟共和国,你们是来自中国吧?”高坎点点头。高大的斯拉夫人接着说:“我们都来自于兄弟国家。我这俩车很好,真的舍不得卖。”

高坎和章悦看了看车外观,发现也是看上去一尘不染,坐椅还可以,没有第一辆那么破。高坎装作很懂的样子钻到车的下面先看了一下底盘,又打开前盖看了一下引擎。那人就说:“一看你就很专业,我这两辆车绝对没有问题。”高坎没有说话,章悦就问他:“这辆车怎么样啊?”“感觉还行,我先试一下吧。”高坎说。

等坐进了车里,斯拉夫人说;“我这辆车昨天才登上去的,已经有好几个人打电话说要看车了,你们是第一个打电话的,所以总得让你们先看。”高坎边开车边问:“这辆车你买了多长时间了?”斯拉夫人说:“我刚刚买的,车的Title还是原来卖主的。”“那你为什么要卖掉啊?”章悦问。

斯拉夫人显出一脸无奈的神情说:“我们刚刚到这里,本来准备在这里安家了,就买了这辆车,没有想到工作就干了一个月就失业了,我们家里人在德国开了个公司,正好要我过去,反正在这里也找不到工作。”

“原来这样。”章悦看了一下那人,突然觉得他有点可怜。正好是下班时间,高坎试车速度上不去,而且开一会就要停一下,他又听斯拉夫人那么说,心里就觉得这个人说话可信,于是他也懒得去上高速上试车。

“这个车不错。”下了车以后高坎有围着车走了一圈说。“我没有骗你吧?要不是要离开美国,我刚买的车怎么舍得卖啊。”斯拉夫人说。

高坎对章悦说:“我挺满意这辆车的。”“我们把它买下。我听说人家买车都上高速上试一下,我们要不要去一下啊?”章悦不放心地说。“高速离这个地方太远了,我看没有问题,和他砍一下价吧。”高坎说着,就走到斯拉夫人跟前问他价格还能降多少。

那人说:“我是三千二买的,现在只要三千,我已经亏了。不过考虑到我马上就要走,你就给两千九吧。”

“都十年的车了,还要那么贵,我们最多出到两千八。”高坎说。那人想想了说:“这个,我要和我太太商量一下。”说着他就拿出电话来,走的远远地去打电话,过了好大一会才走回来说:“我太太说了,我们的最低价是两千八百五十,再低我们就不卖了。”

高坎刚刚要说什么,就听章悦对他说:“我们就多出五十块吧,反正你比较满意这辆车。”说着她就拿出了支票。斯拉夫人摆摆说:“我相信你们,但是我不要支票。”章悦说:“我们身上怎么会有那么多现金呢?”

斯拉夫人说:“我可以开车跟着你们去银行取现金啊。”高坎说:“银行离这儿很远,在我们住的地方。”“没有问题,你们把钱给我,我就把车给你们,我自己坐公共汽车回家。”高坎看看章悦说:“就同意他吧,反正我不坐你旁边你也不敢把车看回去,这样他可以正好送我们。”

斯拉夫人把车开到了章悦住的地方,高坎就去银行了取钱,等他把钱取来的时候,章悦正用一块湿布擦车窗,斯拉夫人站在旁边不停地用手比划着。看到高坎取钱回来,他拿出了已经签了字 T itle和车的钥匙给了高坎,高坎就示意他坐到车里去点钱。等点完了钱,他身伸出手来和高坎边握手边说:“我会非常怀念我的车的,祝福你晚安。”

斯拉夫人走了以后,高坎对章悦说:“别用布擦了,看给你擦得到处都是水痕,等吃了饭我们去洗一下。”“呵呵,我也是有车的人啦!”章悦说。“这是车的钥匙,别掉了。”高坎说着把钥匙递给章悦。“他给你几把钥匙啊?”章悦问。

“就一把。”高坎说着,也意识到有点不对,“应该有两把才对,那家伙知道我们住在这里,如果他有钥匙,一会回来把车开走我们也不知道。”“那怎么办啊?”章悦问。

高坎看了看停在旁边的车,发现基本每辆的方向盘上都有一把锁,就说:“看样子你这个地方一点都不安全,我们也去沃尔玛买一把锁吧。”他又看了看章悦说:“要不你来开这辆新买的车。”“我?”章悦遥遥头说:“去沃尔玛要上高速,我怎么敢开啊?”高坎说:“高速好开。”“不敢,不敢,还是你开吧。”

高速路上在市内的限速是六十五英里。高坎的车速刚超过六十,整个车身就‘嘣嘣’地晃了起来。章悦说:“怎么啦?”高坎赶紧减速说:“是不是路面不好?”“不会吧,这里我们经常走啊,你那辆车从来没有这样晃过。”章悦说。

高坎看着旁边的道上不断有人超车,觉得也不是路面的问题,就又把速度加了上去,刚一过六十,整个车就又晃了起来。高坎说:“我们让那个斯拉夫人给骗了,这车不能上高速。”说话的时候,高坎脸憋得红红的。

这时章悦的手机响了起来,是第一个车主打来的问他们还要不要车,还说他哥哥同意免费为那辆车换座椅。章悦无奈地说:“不要了,我们已经买了。”

“真不知道该相信谁。”高坎又骂了一句。他不小心又把车速加了上去,整个车身象个醉汉一样晃了起来。

因为车在高速上黄这事,高坎整整郁闷了一个晚上,昨天在章悦的催促下勉强地给车买了保险,然后开到修车的地方检查了一下。修车的人说车没有毛病,上高速晃的原因是因为车胎该换了,高坎就狠了一下心,又花了三百块把四个轮子的胎全换了。

换好车胎,高坎小心翼翼地把车开到高速上, 章悦探头看着速度表,嘴里说:“五十,五十五,六十。”高坎说:“车没有晃,好了。”说着高坎开到了六十五,车身仍然没晃,“呵呵,真的不晃了,我还以为修车想赚我们的车胎钱呢,看样子还真是车胎原因。”高坎说。章悦说:“他们没有必要啊!如果想赚我们的钱,随便说发动机有毛病,我们还不得花大价钱修。”高坎说:“看样子这辆车还是买的挺好的。”“关键的时候还是你起作用。”

高坎刚刚还悬在喉咙里的心恢复了原状,他猛地一踩油门,就看速度表迅速地上升,一分钟以后车的速度就达到了八十五。高坎换了一下道,超过了前面的车,转头对章悦说 :“这辆车加速还挺好的…..”还没有等高坎说完,章悦就转头往后看,说:“一辆警车亮着灯跟在我们后边。”这时高坎也发现的那辆警车,赶紧把车换到慢速道,警车也跟他换到了慢速道。“完了,这次要吃罚单了。”高坎说着就在前面出口地方下了高速,警车仍然跟着他,他把车停在了路边。

章悦见车停了下来,就要解看的安全带。高坎说:“别解开,等一会警察说你没系安全带,我们更说不清楚了。”高坎和章悦足足等了五分钟,警察才走了过来。高坎打开车窗,警察要了车的保险单和注册凭证。和高坎说话的时候,警察总把一只手按在腰间放枪的地方。

有过了好一会,警察走过来对高坎说:“请你下车。”高坎一惊,不过没敢说什么就从车里乖乖地走了出来,跟着警察来到了车后边。警察说:“你现在把左脚抬起来,单腿站着,等我数一百下,你才能把左脚放下,好!开始。”高坎就把左脚抬了起来,警察就开始不紧不慢的数数,开始时高坎感觉还挺好,等警察数到六十的时候,高坎觉得警察数的好慢,一不留神高坎晃了一下,警察看了他一眼,见他又站稳了,就继续数。

等警察好不容易数到了一百,高坎问:“我可不可以把左脚放下来?”警察点点头又说:“现在我开始数数,我如果数正顺序,你就反顺序数,我如果是反顺序,你就正顺序数,好,现在开始。一二三四五六。”高坎赶紧回答:“六五四三二一。” 警察又说:“八七六五四。” “四五六七八。”警察接着说:“六七八九十。”高坎说:“十…十九八七六。”警察没再说什么,示意高坎座回车里,他自己也回到了警车里。

坐在车里的章悦满脸都是汗,问高坎:“怎么啦?”高坎也用手作蒲扇,说:“没有什么,警察叔叔怀疑我喝酒了。”“我们可以走了吗?”“不行,还等他给我们的罚单。”

又过了好一会,警察才走了过来说:“你有三种选择,第一种直接交罚款,第二种上课但要交上课的费用,第三种是上法庭有法官来决定你应该选第一种还是第二种。”高坎问:“直接交罚款多少钱啊?”“两百块。”“那上课的费用是多少啊?”“一百五十块。”这时章悦说:“你选上课吧。”

高坎说:“那我选上课。”警察就在上课的地方画了一个圈,然后递给高坎让他签字,刚想签,高坎突然想起自己马上就要走了,说:“我不在这里住,我可以在我所在州上课吗?”警察说:“可以,但是你必须要交这里的上课费。”高坎又问:“那我们州的上课费我还要交吗?”“这个,我没有办法回答你。”

“应该不要交了,那有上一次课交两次学费的。”高坎转头对章悦说,章悦点点头表示同意高坎的看法。高坎就签了字,递给了警察,警察把复印件扯了下来递给高坎说:“慢点开,注意安全。”高坎说了一声谢谢,等警察走了,他才慢慢地开车上了回去的路。

看到高坎在回来的路上很郁闷的样子,章悦说:“这有什么好郁闷的,现在知道车是好的,吃一张罚单也值得,如果车是坏的,那可是三千多呢。”“也只能这样想了。”高坎说完转头问章悦:“你要不要开一下,这车从买来你还没有开过呢。”“我行吗?”“怎么不行了?你也是有驾照的人,而且我现在也坐在你旁边,没有事的。”“那好吧。”

高坎就开进了停车场,章悦激动地坐在了驾驶员的位置,仍然有些心不定,说:“我能行吗?”“没有问题了。”“一会你多提醒我一点。”“没有问题。”

章悦慢慢地把车开出了停车场,又慢慢在路上开。限速三十五的地方她只开十五,一路上被后面的车笛了不知道多少次,总算胆战心惊地把车开回了自己公寓,两手心都是汗。

公寓的停车位都对着墙,比路面要高出一些。高坎说:“你要踩一下油门才能上的去。”章悦就踩了一下油门,车就朝这墙冲了过去。章悦喊道:“要撞墙了。”“还远,你快点踩刹车。”

车还是撞在房子的墙以后停下来的。住在里面的两个印度人飞快地跑了出来,嘴里喊着:“怎么啦?怎么啦?”

章悦在慌乱之中把车熄了火。高坎跑到车前面,发现车并没有损伤,倒是好几块砖被撞凹了进去。印度人发现是车撞了墙,就要拿出电话来报警,高坎赶紧阻止说:“干吗要报警,我们请人把这个墙修好就行了。”这时管理这个公寓的老太太也跑了出来,看看章悦说:“Honey, 这车不是昨天才买的吗?”“不是昨天,是前天。”“我记得你是昨天到我这儿办的停车证。”“前天买来的时候你已经下班了,你看这墙怎么办啊?”

“这个要和保险公司报告,你报告你的保险公司,我也去报告我的保险公司,他们会商量怎么去修这个墙。”老太太说。看到章悦紧张地满脸都是汗,老太太接着说:“Honey, 不用担心,你报告给你保险公司,这个事情就和你没有关系了,以后的事就是保险公司的事情。”高坎也安慰章悦说:“别担心了,应该没有什么事,反正修墙我们也不要出钱。”“那我们现在怎么办啊?”“不用担心了,给保险公司打电话吧。”

章悦就给保险公司打电话,保险公司的工作人员态度很好,也没有怎么仔细问,只是大概问了一下事情的发生经过和时间,然后就说:“我们会派人检查这个事情,三天内会和你联系。”等打完了电话,章悦说:“我下一次的保险费是不是要涨了?”高坎说:“下一次交保险费要要半年呢,想那么远干吗?”“咳,今天怎么这么倒霉。”章悦说。

高坎安慰章悦说:“这不算什么,人没有出事就好。”“也只能这么想了,不过,你明天要是走了,我自己可不敢开车。”“不要怕,没有事的,你每天下了课回来就在附近开一圈,一段时间就熟了,开熟练了就好了。”

章悦说:“本来买车是要去买菜的,你看我现在的水平能开到中国店吗?”“能,不过最好找一个会开车的人坐你旁边,要不我也不放心啊。”章悦没有说什么,嘟嘟嘴。

高坎回到家的第二天就拿着警察给他的通知去当地的法院查上课的安排。接待他的人给他安排在两个星期以后,然后对他说:“要一百七十块钱,我们只收现金和支票。”“什么? 我在那个州的学费要交,这里也要交,这样我不是上一次课交两次学费?”高坎说。“别的州的事情我们不知道,但是你到我们这里上课就要交费用,你是现在交还是到上课那天交?”那人说。

高坎摸摸自己口袋说:“今天我没有带钱,等上课时候再交吧。”那人就提醒他说:“我们只收现金和支票,你如果那天忘记带钱,上课的老师是不会给办手续的。”高坎说了一声谢谢,然后郁闷地走了出去,这时他的手机响了。

电话是章悦打来的,她听上去特别高兴。“我刚刚收到保险公司的电话,他们说修一下那个墙只需要一百块钱,而且老太太有自己的工人,修一下就可以了,我的保险公司不用付钱,所以我下一年的保险费不涨。”说完,章悦又问:“你怎么样?去上课的地方问了吗?”

高坎说:“我刚从那里出来,这里的学费我也要交,而且比你们州还贵,要一百七十块。”

”那我们要交双份学费只上一次课,还是亏了。”

高坎说:“看上去象,我们似乎没有赚…….”


提示: 本博文来自于 Midlife 版

[上一篇] [下一篇] [发表评论] [写信问候] [收藏] [举报] 
 
暂无评论
 
用户名: 密码:
发表评论
评论:
[返回顶部] [刷新]  [给jguojob写信]  [劳柯作品首页] [博客首页] [BBS 未名空间站]
 
Site Map - Contact Us - Terms and Conditions - Privacy Policy

版权所有BBS 未名空间站(mitbbs.com) since 1996